季轩

最重要的是坦然的活着。

    今天讲一个非常优秀的小姑娘。

    我们的联系一直不算多,我第一次发现我似乎带给过她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是我高考前她发过我的大段语音——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在高考前写了一封信念给我听,这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

    那是我第一次听见有人形容我有一种温柔悠长带着些清凉的那种能让人软下来的味道。虽然我觉得我并不是她所形容的这样一个人,但不耽误我心里升腾的感动。

    突然想写一写她是她上午发了一条动态艾特了我说“有的人一直在,你一转身就能看到她。”对那个“她”指的是我。

    我记得她在那封信里说希望我是不是能给两年以后高考她做一个榜样。说来惭愧,我在各个方面都算不得一个好的标榜,我唯一能告诉她的是不管喜欢什么,坚持下去,永远带着你是最棒的自信坚持下去,你一定能成为最棒的。

    而我最后还想要说的是感谢,感谢这样优秀的一个小姑娘这样看中我,并不是很好的我被这样可爱的人喜欢,可以说非常荣幸了。

早上跑步的时候拍的!

现在天又阴了!

来的时候在地铁上看到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

老奶奶在位置上坐的端正,我带着耳机听不清她偶尔说着的语句,只能大概听到那笑音还带着些小姑娘的嗔。

每一次地铁停站老爷爷都会站起来,弓着脊背护在老奶奶的上方,是怕自己的妻子抵不过地铁的冲劲磕着碰着吧。

取票的时候碰到一个小哥哥找错了地方。他四点五十南京站的车结果四点二十的时候他在南京南。希望他能改签票到家。

候车厅人比我想的少得多。白吓得我提前三个半小时出门😂也没有什么别的愿望了请让我安全到家🙏

新词。

是我本人没错。

基友送的新杯子!

好喜欢潮自拍的滤镜😆

而让我惊喜的是。

住在我骨子里的那个叫不自信的小精灵他一点一点沉睡下去了。

希望他睡个好觉永远都不要再醒来了。

【补档】死水(《妄咎》一期ED)

      死水
原曲:陈奕迅《一丝不挂》
填词:季轩

旧梦里滂沱落浇个顶透
偏自苦日与夜未肯原宥
未来顽劣藏身路岔背后而你彼时安知左右
怎能全部归咎于你一失手

被留存的负累也须向前走
谁管你是否撞过个头破血流
寻生绝处漏进的希望是你渴求
却从未出现一双手  来将你拯救

古井无澜  尚不足以形容你的眼波
死水一潭  或许对你来讲更契合
希望与你拉扯  你如溺水挣扎过几多
始终未得稳妥  现实偏爱以残忍相裹
而你徘徊深渊该如何解脱

旧梦里滂沱落浇个顶透
偏自苦日与夜未肯原宥
未来顽劣藏身岔路背后而你此时未知左右
怎能预料你日后会否失手

被留存的也须要负累行走
谁又管你终会撞个头破血流
寻生绝处漏进的希望恰是渴求
似是一味缓慢毒药来将你浸透

古井无澜  尚不足以形容你的眼波
死水一潭  或许对你来讲更契合
希望与你拉扯  你如溺水挣扎过几多
始终未得稳妥  现实偏爱以残忍相裹
而你徘徊深渊该如何解脱

古井无澜  尚不足以形容你的眼波
死水一潭  或许对你来讲更契合
希望与你拉扯  你如溺水挣扎过几多
现实残忍相裹  你徘徊深渊  找寻如何解脱
乍然有晴雷劈进无味生活
死水一潭恰如你  起惊波

以前总希望自己酷一点再酷一点。

后来发现做个小可爱真好啊,明媚到能带给别人好心情的话我会更快乐。

明天就要走啦,随便写点什么吧。

终于要开学了。我从小做到大的梦终于成真了,我很开心。

现在想想出录取结果那天特别搞笑,我是一大早知道了提档线,当时整个人就懵逼了:只金陵高一分,最后一名要求的单科成绩一科不够,城院分数线莫名上涨,而再下一位就是保定学院。当时因为不确定他踩线能不能录取,我一点不夸张,反应过来以后我就开始哭,哭了一早上😂当然后来有惊无险嘛。

我听过无数个人给我讲女孩子跑那么远干嘛,不干嘛,那是我怀抱了六年的向往。我这人很懒的,我肯拼的就一定是我无论如何不要放弃的。

这两天在听沃特艾文儿写的《世界以痛吻我》,很喜欢里面的几句词。

“看那是他们的人生,耀目到让人失神。而我默默默默活得认真,爱得多诚恳。”

你的灵魂本就应如晦暗中斑斓。
渺小却照彻河山。

我要照彻我的河山。

                                   季轩
                             于2017年9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