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轩

最重要的是坦然的活着。

【填词】心愿

   心愿

原曲:《老人与棉花糖和夏天》

填词:季轩

雨水坠落刚刚苏醒的大地

落一个亲吻

就像心愿微小而盛大

悄悄落地后生根

阴沉天气藏有晴空万里

蓬勃墙角的青藤

就像那时的你

一往无前 肆意纵情

谈天说地有无尽的话题

阳光洒满美梦

少年人无限少年意气

飞扬而认真

时间滴嗒嗒声音很好听

可惜时间不肯作停顿

但无比庆幸

至少你我有携手可怀念的一程

和太阳肩并肩的心愿

如今我也算已经实现

随之而来是猝不及防的想念

那一个大雨天我记了好多年

没来及说出口的心愿

能不能给我机会实现

我看过奖台中央的风光无限

我想和你肩并着肩

能否实现

谈天说地有无尽的话题

阳光洒满美梦

少年人无限少年意气

飞扬而认真

时间滴嗒嗒声音很好听

可惜时间不肯作停顿

但无比庆幸

至少你我有携手可怀念的一程

和太阳肩并肩的心愿

如今我也算已经实现

随之而来是猝不及防的想念

那一个大雨天我记了好多年

没来及说出口的心愿

能不能给我机会实现

我看过奖台中央的风光无限

我想和你肩并着肩

能否实现

或于牌楼村驿,藤黄扇底,

恍然道:“原来是你”。

【填词】夏了夏天

放个新词…我还没有很咸鱼

   夏了夏天

原曲:神的随波逐流

填词:季轩

晴空朗日蝉鸣声再来份红豆冰

应和键盘敲击奏出盛夏一曲

汗水划过了脸庞也划落指尖几滴

像梦想 淌向了 更美丽广阔天地

吵吵闹闹又有尽善尽美的用心

生命之中应得嘉奖从未缺席

就像是有精灵吵着和你签过约定

将所有 好运都赠予

我也听过无数惊艳赛绩皆是传奇有关你

一剑神来之笔披荆又斩棘酝酿着轰隆一场雨

那是你夏了夏天

知道吗

你是风偏爱自由 你是雀跃的河流

你是热烈而赤诚执着你的执着

好梦一朵你织就 再缀颗星够不够

还有下个夏天也一起走

知道吗

你是经历过挫败 雕琢之后更成熟

你是认真而勇往能笑到最后

获得有千种方式 最好答案是随心

还有许多夏天要一起走

晴空朗日蝉鸣声再来份红豆冰

应和键盘敲击奏出盛夏一曲

汗水划过了脸庞也划落指尖几滴

像梦想 淌向了 更美丽广阔天地

吵吵闹闹又有尽善尽美的用心

生命之中应得嘉奖从未与你缺席

眼看破落的这里就快要无人问津

就像是有精灵吵着与你签过约定

将所有 好运都赠予

我也听过无数惊艳赛绩皆是传奇有关你

一剑神来之笔披荆又斩棘酝酿着轰隆一场雨

那是你夏了夏天

知道吗

你是风偏爱自由 你是雀跃的河流

你是热烈而赤诚执着你的执着

好梦一朵你织就 再缀颗星够不够

还有下个夏天也一起走

知道吗

你是经历过挫败 雕琢之后更成熟

你是认真而勇往能笑到最后

获得有千种方式 最好答案是随心

还有许多夏天要一起走

你欢歌高唱迷茫早抛在脑后

幸运是始终有队友与你甘苦共尝

如你一般自怀有无限的蓬勃希望

破晓自然有 新生朝阳

知道吗

你是风偏爱自由 你是雀跃的河流

你是热烈而赤诚执着你的执着

好梦一朵你织就 再缀颗星够不够

还有许多夏天也一起走

知道吗

你是经历过挫败 雕琢之后更成熟

你是认真而勇往能笑到最后

获得有千种方式 最好答案是随心

你是烈日 夏了整个夏天

   在医院碰到一位很和善的基督徒,年近七旬的老人头发已经花白,却依然端庄而优雅。很热情地对我说:“主会祝福你。”

   让我想起来那句“世间的温柔有十分,八分在神爱世人。”她一定生活的幸福美满。

  我始终坚持,我喜欢的我就要拼命去争取,绝不退而求其次。我始终认为,生而为人,最重要的是活得坦然。我始终相信,会有海鸥迟来,栖息我胸怀。

放飞自我,反正丑。

“未曾平杀伐也无凌云气,何以谓之侠。”

吐槽

    班级群和空间都被屠屏,一堆讲自己不甘心的。

    说句难听的,谁不认识谁啊,自己上学时候什么德行自己不知道?现在跑这哭什么来了。

     什么样的付出换什么样的回报。题难都难,判卷严都严,判卷老师就不待见你?

     某些人不觉得自己很搞笑?

你有屠龙之技,我也想成为你的刀。

【伞修】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
文/季轩
•古风AU剑客叶×铸剑师苏
•求意见_(:з」∠)_
•修改重发,可能…周更

01
  西子湖畔的一处宅院里生着一株枇杷树,这本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奇就奇在这枇杷树花开四季不落,不结一果,十年来已成临安一景。

  其间慕名而来者不计其数,皆以败兴而归——院主人惯是不见生客的。偏也有不死心的非要问上一问主人名姓,得了淡淡两字“叶修。”又忙躬身致歉,不敢再叨扰。

  若说叶修,那怕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这位归隐已久的兴欣老阁主年轻时可是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就说如今,别看几十年都过去了,人才也出了几代,他“千机诡变君莫笑”的名号仍是叫的响亮,斗神的位置更是无人能够撼动。任谁提及,莫不带着三分敬意。

  不过叶修可不是什么严肃正派的人,恰相反,他是出了名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就是牙尖嘴利的黄少天,在他面前也只有气的跳脚的份。有关叶修的趣闻轶事,是讲上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的,不过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与苏沐秋的风流故事。

  ——江湖榜首的剑客与闻名遐迩的铸剑师相聚,当数天下第一。

02
  “什么?!叶家大少爷离家出走了?”
  “是啊!听说叶老将军气的连桌案都掀了,杯盏碎了一地,那可都是上好的青瓷啊……”
  “唉,真是亲父子,儿子和爹一样的倔。”

  不知是谁传出的消息,叶修离家的第二日,这事就在京城炸开了锅。叶秋坐在茶楼一隅,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喝完了一盏茶,才叹了口气默默起身离开。他这混蛋大哥,当真是会惹事。

  话说两头,叶秋着急忙慌往家赶的时候,叶修已经上了南下的行船去往临安。

03
  人人皆以江南好,常赞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叶修自小不喜诗文,早听倦了这些说辞,而今亲眼见了,也不由叹一句“诚不欺我”。

  正值盛夏,码头边多是卖枇杷的小贩,金灿灿黄橙橙的果子配着夹杂乡音的吆喝,诱人的紧。叶修却不为所动,他踩着散漫的步子左顾右盼,思索着今日改在何处落脚。

  忽然一个枇杷滚至叶修脚边,他抬眼一看,只见四五个围着一名少年,嘴上骂骂咧咧地掀了少年一筐枇杷。叶修冷哼一声,仗势欺人的他见多了,无非都是些怂包罢了。他几步上前,一把提起领头人的后颈将其甩到一旁,那人愣了一愣,从地上跃起喝道“哪儿滚来的毛头小子敢动你大爷我!”叶修充耳不闻,三两下放倒了余下几人。那领头人一口气憋在喉头,见来人身手不凡,又不好再发作,只踹起了地上三人,低声骂着晦气便走远了。

  先前被围的那名少年倒是不慌也不忙,“这位小哥,好人做到底,帮我捡回这些枇杷可好?”叶修回之一笑“你倒是不客气。”手上便动作起来。他一边收拾一边打量着少年:身量尚不及他,模样很是清秀一双桃花眼非但不显妩媚,倒添了几分澄澈。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吧,叶修这样想着。

  二人忙活了好一阵子,待收拾好了,才终于得空说上话。“今日多谢了,在下苏沐秋,不知小哥名姓?”少年人嗓音清亮,有带着些吴语特有的温润,听来很是悦耳。“在下叶修,京城人士。”苏沐秋果真是个好相处的,聊起来很是热情“喏,怪不得不像本地口音。看你这衣着,这武功…让我猜猜,莫不是那家的富贵少爷逃家出来闯江湖的吧?”

  叶修又笑了“你很是能想啊,不过你猜的不错,正是如此”苏沐秋也跟着笑了“那是,我脑子好用转的快呀!容我多句嘴,敢问擅何兵器?”“擅用剑。”得了回答,苏沐秋一双眼睛忽地亮了起来“这可真是巧了!我恰是铸剑师,在临安也算是小有名气。想你初来乍到应该还无处落脚吧?不如暂住我家?”“那自然再好不过了。”叶修看着苏沐秋闪闪的眸光,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却不曾想到,这一住,会是一辈子。

      •TBC•

金戈铁马,以笔厮杀。

会当水击三千里,
不枉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