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轩

最重要的是坦然的活着。

【喻黄】【填词】摸鱼

    接着那个脑洞写的告老还乡以后一段词

    晚来天欲雪  送新醅入口
    对坐只等闲  闲度岁悠悠
    方寸成天地  隔一帘风骤
    抛却半生身外名  弦倾意绸缪

    少年人至白头
    得知己若此
    但复何求

    有机会写完

碎碎念

    狐不举。
    我喜欢了好几年的词作。
    我今天才知道她是个理科生,还是学化学的。
    这让我怎么直视我以后要学汉语言这个事实。

    热爱是事实,没天赋也是事实。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喻黄】【古风paro】得知己若此,但复何求

 
      得知己若此,但复何求
                                            文/季轩

•一个大概可以当段子看的脑洞

    喻文州是武学世家出来的白衣书生,不大受宠的庶出长子,善察人心攻于谋略。科举入仕,一路摸爬滚打封侯拜相。温和而强大,不露锋芒而自有傲骨。
   
     黄少天同为将门之后,是最受宠爱的幺子,天赋异禀武艺超群。十五擅自参军,立下赫赫战功。及弱冠,子承父业,南征北战位至镇国将军。善出其不意一招制敌,人称“妖刀”。

    喻、黄两家为世交。喻文州和黄少天自小拜入同一师门,竹马竹马却不大对付,黄少天是笑过喻文州武学不精的。但年少的龃龉来得莫名,去得也简单,简单到只需拜别师父独自难过时递过的一杯酒。

    同样莫名的还有年少的欢喜,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悄悄发了芽,又顺理成章开出一朵花。天作之合,不过如此。

    官场狡诈,党争无可避免,命悬一线的时刻于喻文州也是有过的。生死之间的游刃有余,缘是对黄少天毫无保留的信任,而黄少天自然不会让他失望。这一局惊险,却也赢得极为漂亮。

    光阴似箭,就到了两人告老还乡的时候。无丝竹乱耳,无案牍劳形,合昏饮罢,对坐只等闲。

    少年人走到白头,得知己若此,但复何求。
    

    

【填词补档】练笔

我梦无垠苍穹浩荡疆场  马蹄踏
我梦边城欲催千军一线  黑云压
我梦穷北烈风染血如霞  八月花
我梦与我  以笔厮杀

【填词补档】开个嘲讽随便写写

我笑您哗众取宠委身陪

我笑您姿态如狗以为美

无知似您恰无畏

既论夺怀璧为罪

便请您恕罪

【填词补档】岁月间

    岁月间
原著:静水边《岁月间》
原曲:杨千婵《小城大事》
填词:季轩

踏错的脚步也当做嘉奖
候鸟倦北飞游子归故乡
小桥流水人家
江南秋色十里好风光

夏蝉鸣湖塘午后小舟漾
竹笛几声响扑面荷香染唇上
喧嚣乱人眼
心安不过你身旁

也曾几多跌撞
沉默斑斓过往
光荣于我荣光不及与你享
浸泡眉目鬓角
几笔雕琢的风光
胜却淋漓万象

屋檐下积落的雨
炉上正温的汤
春雷惊破的幼绿绵长
难扰的一隅安详
一隅灯火晕黄
共你春冬悠然共几趟

霜雪惹鬓白幽沸茶正香
歌诗三百行盈耳蕴透旧街巷
握一捧天光
岁月皆是你模样

也曾几多跌撞
沉默斑斓过往
光荣于我荣光不及与你享
浸泡眉目鬓角
几笔深邃的熨烫
胜却淋漓万象

屋檐下积落的雨
炉上正温的汤
春雷惊破的幼绿绵长
难扰的一隅安详
一隅灯火晕黄
共你春冬悠然共几趟
屋檐下积落的雨
炉上正温的汤
共你今生悠然走一趟

共你苍苍共你岁月间

【填词补档】腹有诗书气自华

     腹有诗书气自华
原曲:锦鲤抄
填词:季轩

古曰腹诗书有气自华
书中我念得天地所至浩大
亲眼未见有尽数描画
书中有万象风华

古曰腹诗书有气自华
书中我念得治国修身齐家
结庐人境有别番豁达
书中有百态情杂

以铜为镜  可正衣冠
以人为镜  可明得失
以史为镜  可知兴替
人间有味  书中清欢
阳春与白雪兼或有小农言
剪裁光阴千载融绘其间
而我细嚼慢咽品读多几遍
丰盈我心田  心花万千
润泽以书声朗然

古曰腹诗书有气自华
书中我念得天地所至浩大
亲眼未见有尽数描画
书中有万象风华

古曰腹诗书有气自华
书中我念得治国修身齐家
结庐人境有别番豁达
书中有百态情杂

以铜为镜  可正衣冠
以人为镜  可明得失
以史为镜  可知兴替
人间有味  书中清欢
阳春与白雪兼或有小农言
剪裁光阴千载融绘其间
而我细嚼慢咽品读多几遍
丰盈我心田  心花万千
润泽以书声朗然

我拜先儒  又敬塞外飞鸿
我梦与我  今朝以笔厮杀

阳春与白雪兼或有小农言
剪裁光阴千载融绘其间
而我细嚼慢咽品读多几遍
丰盈我心田  心花万千
润泽以书声朗然

古曰腹诗书有气自华
书中乾坤大

岁月幸甚,承蒙厚爱

    吃饭时候我妈说了好多,还是挺多感慨。啊我妈真的是全天下最好的妈妈。

    我并不多有上进心,成绩更算不得好,但大部分时候过得放肆,大概全赖于我妈的一句“她愿意了我就愿意了。”

    做事走心,用爱发电,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而有人给我提供肆意妄为的环境,也有人陪我一起浪出天际。

    所以说啊,岁月幸甚,承蒙厚爱。

    难言爱与感恩。

【伞修】不如跟我搭伙过日子

        不如跟我搭伙过日子
                                          文/季轩
•铸剑师伞×剑客叶
•叶秋神助攻
    话说前头:因为是《不如归去》单拎出来的一段情节,前后不是特别完整,写的也仓促,见谅。等填坑会再补全的(*˙︶˙*)☆*°

正文↓

    年关将至,临安城飞了小雪,缀着一点老绿和街头巷尾的火红,煞是好看。

    这天苏沐橙去了隔壁张婶家帮忙,临走前说傍黑才回来不用给她留饭了。少了妹妹,他二人随便对付一顿就过去了,苏沐秋打发可叶修去买菜,自己则在屋里画起了图稿。

    正发呆的空儿,忽传来几下规整的叩门声,苏沐秋一面应着一面想:这个时节会有谁来?总不会是赶着过年下单的吧。

    门一开,苏沐秋愣怔了一下:门外的确不是来做生意的客人,但这与叶修九分像的眉眼,着的一袭锦衣又是气质卓然……苏沐秋脑子一转便猜到来人八成就是叶修的那位胞弟。但他来做什么?让叶修回家吗?

    苏沐秋刚欲张嘴,那边已经问道:“请问叶修是住在这儿吗?”有礼的模样让苏沐秋不由在心里翻了叶修一个白眼,明明是同胞兄弟,怎么说话方式差了这么多?

    心里暗想着,面上礼数却也不差,苏沐秋将人引到前厅,斟上茶便打开了话匣子,不多会就将叶修卖了个干净——叶修平时也没少提起这弟弟,他自然知道叶秋是信得过的。

    苏沐秋本以为叶秋是来找叶修回家的,不想叶秋听了他一席话沉默了半晌,突然没头没脑地笑道:“苏小哥,今日叨扰了,烦请我哥哥回来了你转告他一句,就说京城我看他是肯定不想回了,我就先走一步只等他报喜了。”

    苏沐秋头回觉得自己脑子可能是不大够用:“报喜?报什么喜?”叶秋见他一脸困惑,又道:“以后还请苏小哥多担待我哥了,告辞。”说罢谢了苏沐秋相送,独自离开了。

    叶秋的突然到访虽只说了简单几句话,却将苏沐秋的心绪搅了个翻天覆地。报喜?多担待叶修?怎的听上去到像是要将叶修的终身大事嘱咐给他一般?

    苏沐秋好不容易冷静些的头脑又热了起来,他与叶修相处的久了,本就存了些别的心思,这么一说或许叶修也是同样的心情?那不如……不如……

    “沐秋,我回来了。买了好些东西你来帮我拿一下啊。”

    叶修一句话叫醒了苏沐秋,他匆匆跑出去接了东西归置好,才回了前厅。

    叶修正坐在桌边喝干了苏沐秋方才的那杯茶,见他进来问道:“有人来了?”

    苏沐秋道:“是叶秋来找你了。”

    叶修一挑眉:“那他人呢?来找我回家怎么他人倒没了?”

    苏沐秋白他一眼:“觉得自己哥哥太混账被气走了呗,”苏沐秋顿了顿,又道“他走之前让我转告你,说啊估计你也不想回京城,他便先走一步了。”

    苏沐秋没说报喜那一句,却笑了一下继续道:“叶修,你不回家也不去别的什么地方闯荡,不如就跟我搭伙过日子吧。”

    叶修又斟了一杯茶,疑道:“我们现在不算吗?”

    苏沐秋笑意更甚,眼底一丝狡黠抹也抹不去:“不算,这样,才算。”

    说罢不等叶修反应过来,抽走了叶修手中茶盏,温热的唇便贴了上来,两个人的呼吸融到一处,化了寒冬腊月的风雪,只留下丝丝暖意。

    

    瞬间回血,敲——开心!
 
    要我说,再配也没有了!

    带老叶伞哥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