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烧阿滚

hello、hello

【伞修】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
文/季轩
•古风AU剑客叶×铸剑师苏

01
  西子湖畔的一处宅院里生着一株枇杷树,这本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奇就奇在这枇杷树花开四季不落,不结一果,十年来已成临安一景。

  其间慕名而来者不计其数,皆以败兴而归——院主人惯是不见生客的。偏也有不死心的非要问上一问主人名姓,得了淡淡两字“叶修。”又忙躬身致歉,不敢再叨扰。

  若说叶修,那怕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这位归隐已久的兴欣老阁主年轻时可是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就说如今,别看几十年都过去了,人才也出了几代,他“千机诡变君莫笑”的名号仍是叫的响亮,斗神的位置更是无人能够撼动。任谁提及,莫不带着三分敬意。

  不过叶修可不是什么严肃正派的人,恰相反,他是出了名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就是牙尖嘴利的黄少天,在他面前也只有气的跳脚的份。有关叶修的趣闻轶事,是讲上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的,不过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与苏沐秋的风流故事。

  ——江湖榜首的剑客与闻名遐迩的铸剑师相聚,当数天下第一。

02
  “什么?!叶家大少爷离家出走了?”
  “是啊!听说叶老将军气的连桌案都掀了,杯盏碎了一地,那可都是上好的青瓷啊……”
  “唉,真是亲父子,儿子和爹一样的倔。”

  不知是谁传出的消息,叶修离家的第二日,这事就在京城炸开了锅。叶秋坐在茶楼一隅,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喝完了一盏茶,才叹了口气默默起身离开。他这混蛋大哥,当真是会惹事。

  话说两头,叶秋着急忙慌往家赶的时候,叶修已经上了南下的行船去往临安。

03
  人人皆以江南好,常赞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叶修自小不喜诗文,早听倦了这些说辞,而今亲眼见了,也不由叹一句“诚不欺我”。

  正值盛夏,码头边多是卖枇杷的小贩,金灿灿黄橙橙的果子配着夹杂乡音的吆喝,诱人的紧。叶修却不为所动,他踩着散漫的步子左顾右盼,思索着今日改在何处落脚。

  忽然一个枇杷滚至叶修脚边,他抬眼一看,只见四五个围着一名少年,嘴上骂骂咧咧地掀了少年一筐枇杷。叶修冷哼一声,仗势欺人的他见多了,无非都是些怂包罢了。他几步上前,一把提起领头人的后颈将其甩到一旁,那人愣了一愣,从地上跃起喝道“哪儿滚来的毛头小子敢动你大爷我!”叶修充耳不闻,三两下放倒了余下几人。那领头人一口气憋在喉头,见来人身手不凡,又不好再发作,只踹起了地上三人,低声骂着晦气便走远了。

  先前被围的那名少年倒是不慌也不忙,“这位小哥,好人做到底,帮我捡回这些枇杷可好?”叶修回之一笑“你倒是不客气。”手上便动作起来。他一边收拾一边打量着少年:身量尚不及他,模样很是清秀一双桃花眼非但不显妩媚,倒添了几分澄澈。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吧,叶修这样想着。

  二人忙活了好一阵子,待收拾好了,才终于得空说上话。“今日多谢了,在下苏沐秋,不知小哥名姓?”少年人嗓音清亮,有带着些吴语特有的温润,听来很是悦耳。“在下叶修,京城人士。”苏沐秋果真是个好相处的,聊起来很是热情“喏,怪不得不像本地口音。看你这衣着,这武功…让我猜猜,莫不是那家的富贵少爷逃家出来闯江湖的吧?”

  叶修又笑了“你很是能想啊,不过你猜的不错,正是如此”苏沐秋也跟着笑了“那是,我脑子好用转的快呀!容我多句嘴,敢问擅何兵器?”“擅用剑。”得了回答,苏沐秋一双眼睛忽地亮了起来“这可真是巧了!我恰是铸剑师,在临安也算是小有名气。想你初来乍到应该还无处落脚吧?不如暂住我家?”“那自然再好不过了。”叶修看着苏沐秋闪闪的眸光,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却不曾想到,这一住,会是一辈子。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