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烧阿滚

hello、hello

【全职高手】【江周】江海寄余生

       江海寄余生
                                       季轩
•江周小甜饼
•温柔江×说了不少话的诱惑周
•私设有求婚有滚床单有……一点点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_(:з」∠)_
•输入法给跪,手机码字简直想哭
•作为一只单身狗520还发糖你们爱不爱我
•如果没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01
    “小周,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周泽楷沉默地望着江波涛,良久,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好。”
02
    去年退役之后,他们接手了一家游戏厅,日子平平淡淡的,倒也称得上一句现世安稳。只是习惯了在荣耀里杀伐决断的人,骤然回归到柴米油盐中来,总归有些不适应。更何况,两个男人生活在一起,难免有磕磕碰碰的。
    既然越来越频繁的争吵让人疲惫不堪,不如就分开一段时间,各自冷静冷静。
03
    江波涛说准备到处走走,周泽楷便一件一件的帮他收拾行李。他伸手够衣柜最上层的衣服的时候,露出了一小截腰 线,江波涛突然从身后抱住了他,转身一个用力将他压到了床上。
    “小周。”染了情 欲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说不出的性 感。细碎的亲吻落在周泽楷的额头、眉梢,停在他的嘴角。
    周泽楷垂着眼睛看不出情绪,他抿了抿嘴想说些什么。其实他想说分开后怎么办,之后还……会回来么。然而他最终什么也没有问,只是闭上了眼睛,偏头吻了吻江波涛,低低道了一句路上要小心。
    闻言江波涛笑了几声,环在周泽楷腰间的手臂又加了些力道。等笑够了,他低头一口咬上周泽楷的唇瓣,含糊不清道。
    “小周是想说早点回来的吧。”
04
    江波涛很少有这么失控的时候。
    完全出于本能的拥抱,让人几欲窒息的亲吻,一改往日的温柔作风,用尽一切方式让周泽楷身上沾满他的气息,用最原始的行为来证明他们属于彼此。
    只属于彼此。
05
    不知道究竟折腾了多久,等江波涛把昏昏欲睡的周泽楷从浴室抱回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周泽楷窝在江波涛怀里很快呼吸就开始绵长起来了,江波涛却是睡意全无。周泽楷在担心什么,他当然明白。也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会在周泽楷露出少有的脆弱表情时心疼的一塌糊涂。
    向来无畏前行的人把所有的软弱情绪毫无保留的交付,这份真心,他怎么舍得辜负。分开之后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暂时分离是因为他不想在无意义的争吵中伤了周泽楷,他只知道,有周泽楷的地方才是他江波涛的家,无论走到哪儿去,他都一定会回来。
06
    s市的夏天总是烈日炎炎,江波涛走的那天,阳光难得柔和了一些。
    周泽楷靠在落地窗旁盯着手机屏幕发呆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他身上,整个人都拢进了浅浅的光晕里。
    手机备忘录里江波涛留下的几段话絮絮叨叨地说了些琐碎的事情,看得周泽楷不由发笑。真当养孩子呢?虽是这样说着,眼底却有藏也藏不住的光亮。
    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温柔的包容他,照顾他。
07
    江波涛陆陆续续发了许多照片给周泽楷,有风光无限的美景也有灯光柔和的清吧和不知名的小巷。
    周泽楷认得出来,全都是他和江波涛一起走过的的地方。
    而最近的一张,是苏黎世一尘不染的蓝天。
08
    雨后的城市清新且凉爽,周泽楷缓步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耳机里唱着一首安静的老歌。
    “我听过荒芜变成热闹,听过尘埃掩埋城堡。”
    商场前的电子屏正播放着对孙翔的采访。昔日横冲直撞一心求胜的新人,如今已经是成熟稳重的轮回队长。周泽楷仿佛回到了在联盟的峥嵘岁月,那些辉煌那些落寞仍然在脑海中鲜活,像是就发生在昨天。
    “我拒绝声色的张扬,不拒绝你。”
    周泽楷想起第十赛季结束的那个晚上,轮回惜败兴欣,差点建立起的王朝毁于一旦,队里所有人的表情都不是太好看。采访结束之后,江波涛就带他跑了出来。他们穿梭在人烟稀少的小巷,肆无忌惮的牵手拥抱,交换着一个又一个亲吻。
    他记得江波涛在他耳边轻声安慰,没关系的,路还很长。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我想要未知的疯狂。”
    他忽然明白了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平淡的生活隐去了他们的锋芒,却并没有磨平他们的棱角。荣耀,梦想,对胜利的渴求生长在血液里,从未湮灭。缺失了热血的他们,不是完整的江波涛与周泽楷。
    “我想要声色的张扬,我想要你。”
    他想见江波涛,现在,马上。
09
    巨大的荣耀logo悬挂在体育场的上方,在苏黎世的夜空中熠熠生辉。然而江波涛视若无睹。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站在场馆入口处的周泽楷,周遭的风景黯然失色,这一刻,除了周泽楷,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江波涛朝周泽楷大步走去,他听到熟悉的声音喊他的名字,他看到熟悉的笑容在眼前不断放大,只觉得满腔的惊喜与思念就快要溢出来。
    于是,他张开手臂,把周泽楷抱了个满怀。
    “小周。”
10
    周泽楷用力回抱着江波涛,江波涛略长的头发蹭着他的脸颊,有些痒,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些。
    “江,现在,听我说。”
    “恩。”江波涛仍然保持着拥抱的姿势不肯放手。
    “那些照片,都记得。”
    “清吧,你三杯就醉我背的你。”
    “那条巷子,本来以为没人的……结果差点被认出来。”
    “还有这儿,你不知道,在出口看到你,比拿冠军开心。”
    周泽楷努力组织着语言,没注意到江波涛的手臂越收越紧。
    “江,回轮回吧,教练,指导。”
    “江,回家?想你。”
    “说完了?”
    周泽楷点点头,然后听到了江波涛刻意压低的笑声。
    “哈,小周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啊。”
11
    周泽楷撇了撇嘴,有些气恼地掐了江波涛一把,怎么偏偏这种时候这么不解风情?!
    “嘶……小周你下手真狠。好好好我不笑了不笑了。”
    江波涛松开手,在背包里翻找着什么。“本来打算回家说的,不过既然来了……”
    “小周,你愿意嫁给我吗?”
12
    江波涛单膝跪在周泽楷面前,手中的银戒样式简单。没有精心准备,没有隆重的仪式,却是庄重至极。微凉呢夜风吹过,时间恍若凝滞。
    周泽楷愣在原地,显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江波涛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小周,嫁给我?”
    “……”
    “唉又不会说话了。”
    “……”
    “不说话当你默认了?”
    戒环穿过手指的冰凉触感终于唤回了周泽楷的神志,他握住江波涛同样带了戒指的那只手,手指穿过指缝,十指交握。
    “江,”周泽楷的眼睛亮晶晶的,满满当当地映着江波涛的影子。
    “愿意”
13
    江波涛的T恤穿在周泽楷身上略微大了一点儿,露出了精致的锁骨。江波涛拿了毛巾给周泽楷擦头发,开口有些戏谑有满是无奈。
    “一声不响跑来,不订酒店就算了连衣服都不带,这么傻我现在悔婚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周泽楷一个翻身压到江波涛身上,这一番动作领口扯的更大。江波涛把毛巾扔到了一旁,揽住周泽楷的肩膀向自己的方向压了压。
    “不累?”这样问着,江波涛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亲 吻从脖颈一路向下。周泽楷也不甘示弱,伸手撩 起江波涛衣服的下摆,手指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游 走,邀请的意味不言自明。周泽楷染了情 欲的眼眸深邃幽远,像是要把江波涛溺死其中。
    “想要 你。”
    闻言,江波涛停顿了几秒钟,猛然用力将周泽楷压在身下。周泽楷陷在柔软的床铺里,半干的黑发散在洁白的床单上,白皙的肌肤透出薄薄的一层粉色,诱惑至极。他半抬起身子仰头向江波涛索 吻,双 腿也环  上了江波涛的腰。江波涛加快了动作,一声声呻 吟从纠 缠的唇舌 间溢出,粘 腻的尾音消散在空气里。
    快 感如潮水般涌来,就快要攀上顶 峰的时候,江波涛的耳边传来了周泽楷的轻声呢喃,带着吴语特有的温软。
    “欢喜侬。”
14
    窗外月光沉静如水,江波涛的怀抱温暖熟悉。周泽楷在半梦半醒间想起了小时候家人教他念过的一首《临江仙》。
    “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海寄余生。

   
   
   

评论(2)

热度(55)